Silent_Nebula

他站在圣光里

剑与海

闲言碎语,没有逻辑,满篇废话,原文引用多,权作表白,打扰的话万分抱歉@知行 (标题没意义就是凑个数)

读到《高订》完全是偶然,但一口气看完全篇只觉得fantastic,水平不够所以不谈文字技巧(虽然在我看来构思的确很巧),不聊理性和逻辑,只聊聊感性的方面。

安迷修和雷狮是原作里我很喜欢的角色,之前一直读他们相关的文,也看过不少好文章,但是总感觉性格上缺了什么,但是模糊不清的,说不清是什么。不知道为什么,圈里的安哥好像总有点蠢萌蠢萌的,雷总……雷总算了,都雷总了还不能说明么。(够)然后读到《高订》,好了,终于找到那像是缺损的部分了,有种眼前一下清明了的惊艳感。

其实感觉原著里的安哥并不蠢萌,初登场的时候虽然在看热闹(不),但是他和雷总的对话特别戳我,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信念坚定又特别睿智的形象,雷总就是那种自信的,张狂又清醒的形象,说实话雷狮真的是个很有魅力的角色,张狂一类的词放到他这里完全不是贬义。

咳,扯远了,回头说《高订》,看开头的时候,对安哥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但是到雷总的场合就不一样了,那种形容,大概是一个活着的传说。然后两人初见,雷狮那种张狂的,又基于自身能力的自信就借着安哥和经纪人的角度表现出来了。然后剧情推进,【2】里雷狮的几处描写很戳人:

《《《《《

下一秒他看到雷狮挑眉,不甚在意地一点点微笑起来,然后转身出门,留给他一个背影。
“不新鲜,我总是赢。”

他的手心逐渐握实,搭着安迷修腰侧一路向上摸过去,眯了眯眼。
“你知不知道什么是高定。”
指尖碰到领带倏然抓紧向下,距离霎时收到极近,呼吸相闻,力道之大勒到手腕泛出白边。
雷狮的神色缓缓收紧,盯着安迷修碧色眼眸勾了勾唇。
“高定的成品,上身就是完美贴合,半寸误差都要笑死人。”
“而我雷狮的高定,要从骨子里开始就完完全全的相称,不能差半分。”

几句话,他那种懒散的狂妄的气质就体现出来了,你能想象到他的眼神,他带着嘲讽的笑,凡事他要么不做,要做就做最好的,无可取代的。

然后【2】里的安哥很有意思:

《《《《《

住下来之后安迷修发现雷狮是个很妙的人,这一点毫无疑问。
不过这丝毫不妨碍他想揍雷狮,或者上网发帖吐槽“和讨厌的人住一起了该怎么办”的心情,那情绪非常微妙,心底很分明地知道那算不得讨厌,那不是真正的讨厌。
但是非常的不舒服,隐隐总觉得哪里似乎不对,别扭,不习惯。

别扭什么呢?要读到后文才能知道答案,他人眼里的安迷修是温柔的,体贴耐心又有风度,但是这些在雷狮面前通通没法存在,他是那个透过平和的表象看到安迷修内心的人,这样的了解,对于一个内心惯于独行的人而言,绝不会感觉舒服,但是那拒绝不了,因为他真的懂你,也值得你尊重。

但是他的温柔却并不是伪装的:

《《《《《

他被带得不自觉也有点紧张郑重,碧色眸子带点温柔体贴地看着紧张不已的经纪人,乖巧地点头说好,我尽力。

有一次他气急了和雷狮滚在地下室的地毯上打成一团,饶是那时候他也还记得不要伤雷狮的手,他把雷狮狠狠按在地面上翻身压上去,按住雷狮两只手腕扣到他耳边,无比愤怒地俯身吼他,气得声线都不再平稳。

安迷修把一沓画稿在方几上磕整齐,起身,他偏头看着雷狮那个绝对不可能舒服的睡姿,终于从心底叹了口气。
然后放下画稿,俯身下去摇摇雷狮的肩膀,动作很轻。
“恶党,雷狮,起来睡,不要这么躺。”
“雷狮,听话,起来,不然脖子会疼。”

细节很多不一一列举了,能看到安哥的细心和体贴是发自内心的,他生来是这样的人。

然后是著名的骑士宣言(bushi):

《《《《《

然而安迷修停顿一瞬,却笑了,坦荡而无畏地,他碧色的眼睛诚实坚定,怒气已然无存,他看着雷狮,一字一顿。
“恶党你错了。”
“那不是伪装,我不屑于那种伪装。”
“我以骑士守则要求自己,我尊重骑士精神。”
他仰起头,置掌于心,看着雷狮的眼睛。
“我发誓善待弱者
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
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
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
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
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
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
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
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。”

“你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?”
“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他近乎虔诚地背完了骑士宣言,只得到雷狮这样一句。
然后雷狮哼一声从地毯上爬起来上楼,连个眼神都没给他,多余的话再没说一句。

这应该是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,但是他的理想和现实相伴而生,清醒又冷静。然后私心加一小段【3】,雷总啊你一定是醋了吧是醋了吧(笑)

之后是我最喜欢的一节,【4】里两个人一起看样片:

《《《《《

“知道为什么他选你么。”
他偏头,盯着安迷修。
“你忠诚,某种程度上你愚蠢,你信守骑士道,然而不愿意拥抱任何人。”
“他在你身上看到了可能性。”

他看着无光的客厅里字幕滚动。
“神经病,怪胎,偏执狂,亡命之徒,被贴上这种标签的人有些的确是渣子,而对另一些人,这种称号根本不值得挂心。”
“因为任何领域,最顶尖的人都是一群疯子。”
“他们和绝大部分差异巨大,甚至背道而驰,不过也只有这些人,才能做到普通人根本做不到的事情。”
“那不叫异类,而是万中挑一。”
雷狮笑一声,光影明灭里盯着安迷修的眼睛。
“安迷修,你也是这样的人。”
那一瞬之间,安迷修难以抑制地想要亲吻雷狮。
然而雷狮却先一步俯身,轻之又轻地靠近他,侧过头,在他嘴唇上碰了碰。
“片子不错,Bravo.”

安迷修坐在原地安静地任他靠近,把指甲抠进掌心,他竭力控制,胸腔里回荡着巨大的声音。
全世界最好的人,独一无二的高订。

“想要就给我忍。”

雷狮的话可以说一针见血,他所形容的安迷修,某种程度上很贴合原著,一个信守骑士道的独行侠,一个行走世间的理想主义者。总感觉《高订》中的雷狮特别聪明,也许是职业习惯,也许是家族遗传,他总能一眼看透人心,如果不是这样,他大约也没法用这样强势的姿态,驻留在安迷修的生命里了。

之后感谢导演的助攻:

《《《《《

六十多岁的老头一个照面就笑了,握着他的手说孩子你心里有事情,你焦虑得不行。安迷修被会心一击呆毛都要垂下去,导演见状哈哈大笑,捏捏他的手臂拍拍他的肩。
他示意安迷修弯腰低头,神秘兮兮凑到他耳边。
“我的孩子,你还是太年轻,那个人肯定爱你爱得不行。”
他看到安迷修眼睛亮了,于是更加和蔼地拍拍他的脊背,示意他看领口的图案。
“那是拉丁文化的一个图腾,意思是好事将近。”

他们之间是用不着明说的,一点示意,就你懂我也懂了,沉迷其中的,并不是一个人。

到了【5】里,安哥隐藏的一面,或者说不习惯示人的一面才算彻底显露,他是有鞘的利刃,锋芒是藏在内里的,然后这就能说清【1】中试镜那一段了,那实在是面镜子,映出的是不为人知的安迷修。他给人的感觉是温驯无害的,但这是最大的错觉,因为他的道德是他的枷锁,他不伤人不是不能而是不愿。

其实前文的雷总已经很惊艳了,但是【5】里还有惊喜:

《《《《《

雷狮喘息间轻笑出声,垂手,紫色眼眸一路看进安迷修眼底,律动之间吐字清晰。
“有种你弄死我。”

他的性格是刻在骨子里的,无论什么都磨折不了,就像他放弃王室的地位选择做宇宙海盗一样,他的灵魂是自由的,什么也束缚不了。

之后是喜闻乐见的“见家长”,说一下雷姐吧,果然是一家的么那种狡黠和小小的恶劣都是一样的,助攻以后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”以及cp居然是嘉德罗斯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以及12.7口径重狙抢婚真是太好了不愧是雷姐的男人……(拖走)

好了让我们拉回正常画风,颁奖仪式和补骑士勋章那里真的太好了,果然都是家族遗传的吧,安哥去见家长的话大概会很头疼:
——“那个,雷狮,你没和我说过你爸妈是这样的啊?!”
——“这么明显的事还用说你真是个傻的吧安迷修!”

《高订》的细节是特别戳人的,看的时候就满脑子漫画的分镜,画出来的话大概会有好多眼神和表情的特写,总之感谢作者大大,多谢您的文章,期待新作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8 )

© Silent_Nebula | Powered by LOFTER